<strike id="x7ttt"></strike><strike id="x7ttt"></strike>

<b id="x7ttt"></b>

              <strike id="x7ttt"></strike><strike id="x7ttt"></strike>

              <em id="x7ttt"><strike id="x7ttt"></strike></em>
                首頁>> 悅讀

              喜迎解放軍入達縣城——通川橋上一段難忘的回憶

              發布時間:2021-07-07 14:51

              手機讀報看新聞,下載掌上達州
                 編輯:冷蘇紅

              通川橋,老達縣人習慣稱之為鐵橋,建成于八年抗戰中的1941年2月,是當時我省第一座鋼筋混凝土結構的大型公路橋。此橋橫跨在州河之上,它的建成,不但極大地便利了州河兩岸民間的交流往來,促進了本地區經濟的發展和社會文化的繁榮,更重要的是我省又一條北出秦關、直達中原的漢渝公路全線貫通,保證了全民抗戰時期大后方對抗戰前線軍用物資的供給和兵員的補充,具有十分重要的戰略意義。正因為如此,兇惡殘暴的日本強盜,在發動全面侵華戰爭遭到我軍民堅決抗擊之時,又對遠離戰線的我大后方進行狂轟濫炸,妄圖摧毀我軍民堅持抗日救國的意志、破壞全民抗戰大業。而連接前線后方的重要交通線——漢渝公路上的唯一大型橋梁通川橋,和城內另一個標志性建筑、抗戰期間承擔著防空警報發布的天主堂鐘樓,自然成了敵機轟炸的目標。但因敵機為避我方防空炮火打擊,慌亂中投彈掃射,除造成無辜百姓傷亡和財產損失外,通川橋和天主堂鐘樓未損傷分毫。

              我第一次見到通川橋,已是此橋建成通車6年之后。記得那是春節之后,我們全家隨父親從重慶坐汽車沿漢渝公路來達縣。那時我只有五六歲,差不多兩天的行程,加上一路的顛簸讓我疲憊不堪、昏昏欲睡。直到第二天下午快到達縣時,父親才把我們搖醒說,快,快看,這里有一座很大的橋。我忙坐起身,通過駕駛室的玻璃朝前看。此時汽車正顛簸著從一處高坡上通過兩山夾峙的公路向下行駛,幾分鐘后,兩邊的山包退去,前面出現一條大河,河上正是這座橋。汽車搖擺著駛向大橋,最先看到的是高大的石牌坊,父親指著石牌坊上橫寫的三個大字告訴我們,這就是通川橋。汽車在橋上開得很慢,我看見橋兩邊橋欄桿的立柱上蹲著好多小石獅子,很想下去看看摸摸,父親說,車不能停,以后有時間可帶我們來看。

              汽車慢吞吞地過了橋,在橋的盡頭處又是一座高大的石牌坊,這石牌坊上除了橫額有“通川橋”三個大字外,兩邊的立柱上還有許多字,父親說那是一副對聯,但我在車上,那些字一時也看不清、認不完。后來,父親好幾次帶我們姐弟來這里看橋、讀對聯、摸小石獅;我就讀的私立崇德小學的美術課老師也領我們來橋上畫石牌坊,畫橋,還聽老師講這座橋建成后,日本侵略者的飛機數次炸橋未遂,卻造成人民群眾生命財產重大損失的歷史,使我們心中燃起了對日本侵略者的憤怒和仇恨。

              從我來到這個世界,至今已有80個年頭,其間的喜怒哀樂、離合悲歡自是不少,留在心扉、浮在腦海的人和事也難以細數。但一件發生在通川橋上的往事至今讓我難以忘懷。

              那是1949年12月15日,中國人民解放軍開進達縣城、人民得以新生的日子。

              這是一個難得的好晴天。初冬時節達城的清晨,通常都是大霧彌天,太陽被濃霧裹挾著,遲遲不能露面。然而這天卻是例外,老天仿佛懂得人們的心情,大霧早就散去,通紅的太陽也早早地爬上東邊山頭,笑吟吟地望著曙光初現的達城,望著晨曦中的通川橋,望著早早等候在橋上、手執小紅旗的興高采烈的人們。

              那時,我還只是四年級的小學生,因父母都不在身邊,被全托在就讀的崇德小學。這是一所以辦學規范,教學、管理都比較嚴格,聞名于達城的學校。在舊政權已自行解體、新政權尚未建立的達縣城,學校的老師順應潮流,帶我們這些留校學生去通川橋上歡迎解放軍入城。第二天吃罷早飯,我們便手執小小的紅色三角旗,懷著興奮又好奇的心情,隨老師來到通川橋上。

              通川橋在我們小學生眼里自然是龐然大物,雖然我已多次來過這里,但跟好多同學一樣,對橋頭那高大的石牌坊,坦平徑直的車行道,以及兩邊橋欄立柱上那些小石獅仍然很感興趣。趁著時間還早,我們便站在石牌坊下面,請老師講有關這座橋的故事。老師說,大橋從1939年2月開建,經過整整兩年時間,到1941年2月竣工通車。橋北頭和橋南頭各有一座高大的石牌坊,牌坊上面那“通川橋”三個大字,分別由當時的交通部長張嘉璈和公路總管理處處長趙祖康題寫。張嘉璈后來不知怎樣了,趙祖康聽說后來當了國民黨政府上海市的副市長,人民解放軍接管上海時,趙祖康以代理市長的身份,代表舊上海市政府向新成立的上海市軍事管制委員會辦理移交。之后,趙祖康還出任過上海市人民政府副市長,上海市政協副主席。老師還告訴我們,石牌坊兩邊立柱上那副長聯,是湖南籍著名的公路工程專家周鳳九撰寫的。這副長聯之前父親帶我來這里看時就讓我抄過背過,至今還刻在腦海里。至于橋欄立柱上的石獅子,乃是建橋總工程師徐之田仿照盧溝橋上的石獅,用水泥澆鑄而成的,或許含有喚起國人抗戰到底的深意吧。

              聽了老師的講解,大家都想到橋上去看看。老師見時間還有點早就同意了。那時橋上來往車輛本來就不多,那兩天又是非常時期,車來不了也無車來,我們時而穿行在歡迎的人群中,時而又去人行道上摸玩橋欄上那些憨態可掬的小石獅。我們一直走到橋南端那石牌坊下,見石牌坊朝著解放軍來的那一面已被紅旗和歡迎標語裝飾一新。牌坊兩邊柱頭上貼的是達縣臨時治安委員會主任委員洪秀笙撰書的巨幅對聯:“萬眾鼓舞、人民解放;神州歡騰、祖國新生”,表達了達城人民同全國人民一樣熱烈歡慶解放、歡呼新中國成立的激動心情。

              我們在橋上走了個來回,又來到橋的中段與等在那里的老師會合。這時橋上歡迎的人越來越多,大家精神振奮,手里的小紅旗在晨風中輕輕拂動。幾個衣冠整齊、胸前別著紅紙條的同志,正忙來忙去地招呼人們。老師說,他們是臨時治安委員會的同志,是他們主動出面維持城內秩序,是他們通過電話聯系已抵達開江的解放軍速來解放達縣,也是他們負責安排了今天這場歡迎解放軍入城的活動。我不禁對他們投以欽佩的目光。

              上午10點,太陽已經升得很高了,暖洋洋的陽光照在人們身上。這時傳來消息,解放軍的先頭部隊已到了七里溝,離城很近了。人們頓時緊張起來,都不約而同地退到橋兩邊的人行道上,留出橋面讓解放軍通過。那幾位胸前別有徽記的同志,一邊笑著同熟人打招呼,一邊朝橋南頭快步走去。我們這群小學生仗著人小,手里搖著小紅旗,硬從人縫探出頭、鉆過身,站到大人們的前面,眼睛死死地盯著解放軍來的方向。

              “來了,來了??!”不知是誰喊了一聲,人群立刻躁動起來,大家都把目光投向南橋頭。只見南橋頭上,一隊英氣勃勃的解放軍在兩位同志的陪同下來到石牌坊下,橋上那幾位臨時治安委員會的同志即刻迎了上去,與帶隊的干部和陪同來的同志一一握手。隨即解放軍隊伍分成兩列,跨過石牌坊,緊靠大橋兩邊的人行道,拉開距離、昂首挺胸地走上大橋。

              這時,橋上的人們歡呼起來,口號聲不絕于耳“歡迎解放軍解放達縣”“向人民解放軍致敬”“共產黨萬歲”“毛主席萬歲”我在人群中,在冬日的陽光下,一面跟著高呼口號,一面注視著從面前走過的、胸前佩戴著“中國人民解放軍”胸章的解放軍戰士,他們個個手持沖鋒槍,頭戴黑色棉氈帽,身穿黑色棉軍裝,灰黃色的武裝帶斜挎著,皮帶系在腰間,腰帶兩側掛著兩排手榴彈,腿纏綁腿、腳蹬膠鞋。那沉穩有力的步伐,那平靜剛毅的儀態,那充滿自信又不乏警惕的眼神,讓前來歡迎的人們不住地贊嘆。

              從人們贊嘆聲中我才知道,這是人民解放軍第四野戰軍的部隊,他們從東北打到中南,打到華南,又配合第二野戰軍進軍西南、解放四川,一路摧枯拉朽、勢如破竹?,F在進城的小分隊是打先鋒的,大部隊還在后頭,大概要下午才趕來達縣。這30多位解放軍戰士在達縣臨時治安委員會同志的陪同下,通過北橋頭的石牌坊,經過老車壩、小東門,又沿鳳凰頭、上后街、馬蹄街,到設在娘娘廟內的當時城守鎮鎮公所休息。我們一群小學生,隨著人流也跟著到了鎮公所的壩子里,總想再看看這些神奇而英勇的解放軍。

              后來才知道,就在我們去通川橋上歡迎解放軍的前一天,解放軍就派出便衣偵察員進了城,了解并掌握了城內的大致情況,還同縣城的臨時治安委員會取得聯系,商定了第二天上午在通川橋上歡迎解放軍先遣部隊入城,以及當天下午解放軍主力5000余人入城的歡迎大會和接待等諸多事宜。自此,川東北重鎮達縣城得以和平解放。

              就是這一天——1949年12月15日,在通川橋上,我第一次看到了解放軍,一支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戰無不勝的人民子弟兵隊伍,也是第一次在通川橋上參加了如此隆重如此熱烈的群眾自發歡迎解放軍入城的活動。如今,71年過去了,當年稚氣未盡的孩童已成了顢頇愚鈍的老人;當年偏僻冷落的達縣城,已成了川東北地區中心城市,成了大巴山區一顆耀眼的明珠。然而,71年前通川橋上歡迎解放軍入城、歡慶達縣和平解放那熱烈歡快的場景,還時時浮現在我腦海里。(李光積

              來源:達州日報網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 達州日報社黨風廉政建設 舉報電話:0818-2380088 郵箱:dzrbsjgjw@163.com 地址:達州市通川中路118號達州日報社412室
              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四川省互聯網不良與違法信息舉報 舉報電話:0818-2379260 舉報郵箱:jubao@12377.cn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1120190013 蜀ICP備13024881號-1 川公網安備 51170202000151號
              達州日報社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亚洲女优在线看

              <strike id="x7ttt"></strike><strike id="x7ttt"></strike>

              <b id="x7ttt"></b>

                          <strike id="x7ttt"></strike><strike id="x7ttt"></strike>

                          <em id="x7ttt"><strike id="x7ttt"></strike></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