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x7ttt"></strike><strike id="x7ttt"></strike>

<b id="x7ttt"></b>

              <strike id="x7ttt"></strike><strike id="x7ttt"></strike>

              <em id="x7ttt"><strike id="x7ttt"></strike></em>
                首頁>> 紅色達州

              陳堯楷:威震敵膽的“雙槍王”

              發布時間:2021-06-17 16:58

              手機讀報看新聞,下載掌上達州
                 編輯:冷蘇紅

              他緊握雙槍,深情地對戰友們說:“不能在一起等死,你們快撤,快……”戰友們猶豫著,遲遲不肯離去?!翱?,敵人近了!活一個算一個!”他的雙槍響了,敵人被吸引了過來,為戰友們轉移贏得了時間,而他卻壯烈犧牲了!他就是中共廣鄰大山區區委書記兼廣鄰大山區游擊隊司令員、威震敵膽的“雙槍王”陳堯楷。

              陳堯楷烈士像(市檔案館提供)

              參加革命活動 加入中國共產黨

              據市檔案館工作人員介紹,陳堯楷,1922年12月出生于大竹縣張家鄉。少時性情豪爽,仗義執言,以膽氣和直率贏得了同伴的尊重。

              1938年夏秋,重慶黨組織派劉國定、賀方木等到大竹縣建立共產黨的組織,領導抗日救亡運動。毗鄰張家場的楊通鄉徐氏小學的抗日救亡宣傳活動如火如荼,涌現了徐永培、徐相應等一大批熱血青年。陳堯楷與他們交往密切,受到愛國主義思想的熏陶,世界觀發生了深刻的變化。

              1942年春,陳堯楷離家赴渝,就學于陶行知創辦的育才學校。在該校的4年里,陳堯楷積極參加學校組織的各項社會活動。當日本侵略者打到貴州獨山,威脅重慶時,陳堯楷參加了育才護校隊,成為護校隊中的骨干。當時,中共中央南方局著手組織革命青年到農村開展游擊戰爭,陳堯楷為此做好了充分的思想準備。

              1945年上半年,根據南方局青年組的安排,陳堯楷和徐永培、徐相應一道回到了大竹山后區,開始武裝斗爭的各項準備工作。

              1946年秋,內戰全面爆發。國民黨在其統治區的廣大農村瘋狂抓丁征糧派款,弄得大批農民妻離子散,顛沛流離。陳堯楷回到張家場,邀約部分青年農民和知識分子,決定開展武裝斗爭,和反動派干!他自己賣田買槍,還動員他的堂弟、侄兒、同伴購買武器。到1947年初,陳堯楷他們已擁有20多條步槍。他借用山地農民辦“山王會”的形式為掩護,組建秘密武裝,稍得閑暇,便相邀上山,練習槍法,熟悉地形,學習游擊戰爭的戰略戰術。功夫不負有心人,陳堯楷練成了神槍手。

              黨組織關注著陳堯楷。早在育才求學期間,育才學校地下黨組織負責人易姐(廖易林)就注意到了陳堯楷。后來易姐通過江姐(江竹筠)向中共重慶市委委員、鄰(水)大(竹)工委書記彭詠梧匯報了陳堯楷在育才護校斗爭中的出色表現。1947年7月初,彭詠梧派共產黨員胡正興來到大竹張家場。幾天之后,陳堯楷經胡正興介紹加入了中國共產黨。7月中旬,中共張家場特支誕生了,胡正興任書記,陳堯楷任軍事委員,劉繼青任組織委員。根據川東黨組織的統一部署,張家場特支很快在張家及鄰近鄉場建立了黨的組織和黨的武裝(武工隊),并積極開展“三抗”(抗丁、抗糧、抗捐)斗爭?!吧酵鯐卑l展成群眾性的“蘭交會”“翻身會”?!吧處汀薄版⒚脮薄吧儆H會”等黨的外圍群眾組織也相繼建立起來了??苟】咕?,借錢買槍,幾乎是半公開化。統戰工作也作到了各個鄉、保長頭上。此起彼伏的群眾運動使敵人人心惶惶,深感隱憂。

              建立根據地 不斷擴大隊伍

              與張家場一橋之隔的鄰水護鄰場,住著鄰水縣國民黨參議員包志明。他暗地里到大竹專署告密,并和護鄰場鄉長包益勾結在一起,帶來特務,隨時準備向陳堯楷下毒手。

              張家場特支召開會議,認真分析了包志明的種種蛛絲馬跡,一致決定:“除掉包志明,給群眾壯點膽,給其他鄉、保長點顏色看”。9月30日,張家場特支派陳子俠、張毛子等,把包志明擊斃在張家場街心,史稱“張家場起義”。

              “張家場起義”震懾了敵人,也暴露了自己。10月9日,四川省第十區行政督察專員兼保安司令余富庠和保安副司令傅淵希命令保安七總隊一大隊會同鄰水、大竹的警察中隊“前往剿辦”。保安大隊和警察中隊開到張家場,抄了陳堯楷、陳子俠和部分游擊武裝隊員的家。胡正興、陳堯楷把外來干部與部分游擊武裝隊員拉到鴉雀口一帶,分散隱蔽在農民家里,晝伏夜出,在敵人“圍剿”的空隙中發動群眾。革命力量不僅未被消滅,反而更強大、更有戰斗力了。

              這以后的一個時期,大竹縣的黨組織,統一由上川東第一工委領導。川東臨委和上川東地委對張家場的武裝斗爭非常重視,先后派出了大批優秀干部到這里開辟工作,其中有鄧照明、王敏等。時任張家場特支書記陳堯楷,不顧個人安危,不惜傾家蕩產,不怕熬更守夜,和大批本地與外來干部一起,奔波于張家、吉星、楊通、文星之間,發動群眾,吸收黨員,改造土匪,擴大武裝,開展工作,付出了大量心血。經過幾個月的努力,這一帶相繼建立了黨的楊通、石子、文星特支,擁有分別活躍在張家、楊通、吉星的三支小型游擊武裝隊伍。大竹山后地區,一時期形成了中共地下組織的絕對優勢,成為川東群眾工作與武裝斗爭最好的一個典型。臨委書記王璞視察張家場時,興奮地贊譽道:“他們那里好像蔣管區的解放區!”

              國民黨反動派一面不時“進剿”,一面拉攏石子鄉牛頭寨的“舵把子”鄧如璋,妄圖里外夾擊,置游擊武裝于死地。此禍不除,不僅牛頭寨里的共產黨員歐君良等無法存身,而且直接威脅著陳堯楷、徐相應兩部,后患無窮。陳以文、陳堯楷乃邀約徐相應等議定:除掉鄧如璋。

              1948年2月5日晚,陳堯楷率部到蘇家溝與先兩天集結在這里的徐相應部匯合,并通知歐君良也把隊伍帶出來打鄧如璋的伏擊。這時,江山霖、江達榮把在徐世極處看到敵人“進剿”張家場密令的事告訴了徐相應。幾股小武裝隊伍的骨干召開緊急會議,決定天亮前向內山撤退,由徐世萬到文星通知徐世英,務必派武裝在鄧如璋回家的路上把鄧干掉。

              傅淵希率領“進剿”部隊于2月5日到達神合鄉。當晚,傅淵希得到陳堯楷等100余人在麥地埡口集結的消息,即令大竹警察局局長李叔怡于次日凌晨進擊。

              2月6日凌晨,陳堯楷、徐相應、歐君良各部尚未開始行動,哨兵便發現了敵人。部隊倉促應戰,戰斗打響了。陳堯楷派陳子俠、陳天文等掩護陳以文和幾個女同志撤退,又把張占云、張毛子等調到身邊,組織火力反擊。敵人被壓下去了,部隊穩定下來。陳堯楷、徐相應遂指揮邊打邊往山上撤。數小時后,陳堯楷、徐相應、歐君良等逐步與敵人脫離了接觸。至當天傍晚,傅淵希、李叔怡率隊回駐石子。游擊武裝隊伍安全撤退,敵人一無所獲。傅淵希惱羞成怒,令李叔怡率隊“嚴密搜索”,并于8日親赴墊江,和受命“清剿”張家場的國民黨整編79師293團團長康澤厚面商“清剿”事宜。

              13日,由第十區竹梁墊鄰各縣“剿匪”部隊統一組建的“堵剿縱隊”和康澤厚團開到了石子區。他們在張家場、楊通廟、文峰寨、鴉雀口、牛頭寨一帶反復“清剿”,亂捕濫殺,到處呈現出一派恐怖氣氛。陳堯楷、徐相應等一大批本地和外來干部,撤離大竹山后區。陳堯楷和胡正興、徐相應等隱蔽在大竹高家壩,和粟登政、粟紹波一道發動群眾,建立秘密武裝。4月初,他們又輾轉到了廣安,改名換姓,帶領武裝隊員積極參與了廣安觀音閣特支領導的各項工作。

              1948年8月至9月,華鎣山周圍各縣大起義相繼爆發。

              8月12日凌晨,廣安觀音閣起義打響。由于鎮長金友亮玩弄兩面手法,使游擊隊原奪槍計劃落空,起義軍的領導人楊玉樞、陳伯純等遂帶領部隊撤退。13日,該部在四方山大埡口與陳堯楷率領的獨立中隊會師,陳堯楷成了這支部隊“實際上的軍事負責人”。14日,部隊向華鎣山進發。16日凌晨行至丁家山。當日午后,部隊正在一個屋子里開會,突然發現被敵人包圍。陳堯楷、王兆南率領十多個精干的武工隊員邊喊邊打,邊打邊撤,迅速鉆出了敵人的包圍圈。他們在敵人的后面發起攻擊,反把敵人夾在中間。敵人不知底細,四處潰逃。然而游擊隊也打散了,清點一下,還有120余人,陳伯純、劉隆華等幾位主要負責人也和部隊失去了聯系。陳堯楷和王兆南、向杰棟把余下的部隊集合起來,拉到桂花場稍事休整,后轉移到光明寺,開了一個會,動員愿意回去的暫時回去,把多余的槍埋起來,以后又在鄰水千丘塝再次整編隊伍,僅留20余人。8月下旬,陳堯楷、王兆南、向杰棟把這支隊伍帶到張家場,在明月峽山麓中隱蔽起來。

              華鎣山起義爆發后,原上川東第一工委書記鄧照明既感到發動其他地區起義配合條件尚不成熟,又覺得應該減輕華鎣山起義部隊的軍事壓力。在進退維谷之際,鄧照明想出一個折衷的辦法:“讓大竹山后區陳堯楷、徐永培他們這兩部分發動武裝斗爭來配合”。8月,鄧照明在重慶買了三挺機槍運入大竹,又陸續調去一批干部。9月中旬,鄧照明在重慶召開會議,組建了廣鄰大山區黨委和廣鄰大山區游擊隊,陳堯楷任書記兼游擊隊司令員,王群任副書記兼政委。他們在渠河以東、竹墊梁公路以西的廣大山區發動群眾,開展游擊戰爭,很快打開了局面。但可惜,華鎣山地區的武裝斗爭很快轉入低潮,山區黨委和游擊隊處于孤軍作戰的困境。

              陳堯楷隨后化名周毛兒,在竹墊梁交界處的天池山區開辟根據地。他和徐永培、楊迅行等一道,一面改造王代甲的鄉丁隊伍,一面發動群眾,擴大武裝。一塊以天池為中心,包括大竹八渡、明灘,墊江武安、沙坪、梁平回龍部分山區村鎮的游擊根據地,不久便初具規模。

              指揮戰友突圍 自己壯烈犧牲

              1949年1月,鄧照明到香港見到西南工委負責人錢瑛,恢復了川東黨組織與上級黨組織的聯系。錢瑛指出:根據形勢發展的需要,川東黨的工作重點要轉移到城市,不能再以農村武裝斗爭為主了;要搞,只能化整為零,小規模地活動,以牽制敵人,保存自己。根據這個精神,鄧照明宣布撤銷山區黨委和游擊隊,另以大竹三條山脈劃分活動范圍,組建東山黨委、中山黨委和西山黨委,各掌握一支小型武工隊。陳堯楷任東山黨委書記,劉繼青任委員,他們掌握著一支二三十人,三四十條槍的武裝工作隊,出沒在大竹張家、石子、四合和鄰水護鄰、興仁一帶。

              同年3月底,徐春軒帶著黨組織的指示找到陳堯楷,告訴他現在的中心任務是迎接解放,配合接管,武裝斗爭不能搞了,要撤,要劃小。陳堯楷講:劃小可以,撤,不必;偌大一個東山,打游擊拖住敵人,是最好的地方。國民黨總不得拿掃帚掃、拿梳子梳、篦子篦!他要和國民黨正規軍較量。從入黨那天起,陳堯楷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他告訴家屬和親友:“被敵人捉住了,死也不能說,死也不能下跪,死也不能投降!”

              5月底,國民黨第七編練司令羅廣文和大竹專署、大竹縣政府全面部署“清剿”,國民黨正規軍羅廣文部兩個團、省保安二團一個營、第十區保安大隊三個中隊、縣區保安部隊以及鄉保武裝和給敵人鳴鑼敲梆的數萬“民哨”,給大竹蒙上了一層血腥的恐怖氣氛,共產黨人和革命群眾面臨著嚴重災難!

              敵突擊三營營長蔣冠群率部進駐張家場。時陳堯楷在張家鴉雀口的密林中,用板子搭了一個臨時窩棚,帶著游擊隊員觀察動向,等待時機。蔣冠群在鴉雀口一帶嚴密搜查,并槍斃了武工隊的老房東陳懷生。風聲一天比一天緊。陳堯楷將部隊分成幾股,分頭撤離鴉雀口。陳堯楷、劉繼青等打算往下石子轉移。然而,遍地是國民黨兵丁,民哨林立,圍得鐵桶一般,出不去。陳堯楷只得在鴉雀口一帶忍饑挨餓,苦苦堅持。

              1949年6月25日,地主陳吉光向蔣冠群密告了陳堯楷藏身的枇杷巖。蔣冠群欣喜若狂,立即傾巢出動, 圍剿枇杷巖。

              陳堯楷把生的希望讓給戰友,把死的危險留給自己,命令劉繼青、劉堯明立即轉移,他自己開槍吸引敵人。敵人瘋狂射擊,陳堯楷腿上中了兩彈,他回轉身來,背靠巖石,面對敵兵,威風凜凜,怒目圓睜!他砸爛了一支手槍,把另一支槍管銜在口里,扣動了扳機……陳堯楷壯烈犧牲,時年僅27歲。在川東農村武裝斗爭的戰場上,他馳騁了4個春秋。陳堯楷犧牲后不到半年,五星紅旗就飄揚在三山兩槽。新生的人民政府在許家坡為陳堯楷等革命烈士修建了陵園,陳堯楷的英名永遠留在人民心中!

              達州日報社社區記者 譙繼 本文參考了《黨史博覽》《耀眼的星群》等文獻。)

              來源:達州日報網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 達州日報社黨風廉政建設 舉報電話:0818-2380088 郵箱:dzrbsjgjw@163.com 地址:達州市通川中路118號達州日報社412室
              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四川省互聯網不良與違法信息舉報 舉報電話:0818-2379260 舉報郵箱:jubao@12377.cn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1120190013 蜀ICP備13024881號-1 川公網安備 51170202000151號
              達州日報社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亚洲女优在线看

              <strike id="x7ttt"></strike><strike id="x7ttt"></strike>

              <b id="x7ttt"></b>

                          <strike id="x7ttt"></strike><strike id="x7ttt"></strike>

                          <em id="x7ttt"><strike id="x7ttt"></strike></em>